您的位置:首页  >  国家级媒体
广汉二五起义:川西第一个苏维埃政权
来源:中国报道  点击率:11

http://xbjs.chinareports.org.cn/ssgc/2019/0716/9087.html?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中国报道讯(陈立基 刘和平 黄丽萍报道)在广汉,我们只知道有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三星堆;中国农村政治体制改革在向阳迈出第一步的“向阳乡”,而对川西坝第一个苏维埃政权“广汉二五起义”却知之甚少,特别是年轻一代。在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70周年之际,我们来重温和回顾这段革命历史,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

在广汉中学保存有一口清代嘉庆年间铸造的铜钟,早些年,学校敲钟报时,起床、上课、熄灯钟声悠悠扬扬,带磁性的钟声穿过大地的诺言,穿过岁月的沧桑,成为众多学子美妙的记忆。这钟声还承载着一段浓墨重彩的光荣历史。1930年10月25日,在中共四川省委、川西特委的领导下,广汉爆发了一次声震全川的武装起义,起义信号就是这铜钟发出的。这次起义是继1926年刘伯承同志领导的“顺泸起义”之后,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四川一次规模较大的武装起义,车耀先、罗南辉等烈士都曾参与这次起义,记入了中共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党史和《四川百年大事记》。

广汉起义纪念园

那天晚上小县城半夜前停电,没了灯光,石板铺就的街道行人极少,民居黝黑一片,大地犹如进入沉沉梦乡。广中校校工、共产党员王肇修按照预订计划,翻墙入校,登上了五丈多高的钟楼,在晚上11时敲响了铜钟,响亮沉稳的钟声穿过暗夜,似呼唤,如号角,刹那间,此起彼伏的枪声响起来了。

北门外白衣庵驻军二团二营首先鸣枪,紧接着,城内各处驻军陆续鸣枪响应,靠近警察局的草房被点燃了,熊熊火光和枪声组成壮丽的交响。起义人员迅速占领了县电话局和电灯公司,控制了县城的通讯、照明系统。火电厂又重新送电,电灯复明后,起义部队行动更为迅猛:起义领导小组鸣枪、鸣笛、集合官兵宣布起义,街道上匆匆脚步声中伴着坚定的警告:“谁胆敢违抗,当即格杀勿论!”暴动组砸开了武器库,夺取枪械弹药;镇压组将广汉驻军第二混成旅旅部秘书胡恭叔、曹仲英、军法处长陈绍尧、袁绍基、军法官等扣押于二团团部,又赶到烟菸市街旅部军需处长雷雨膏(曾任广汉县长)的家里,将其击毙。

向革命先烈致敬

26日拂晓,县城已全部为起义部队控制,中西街老君观的起义军总指挥部繁忙而整肃,一项项革命举措从这里发出:指挥部门前设置了招兵站,吸收群众参加红军;街上贴出了“安民告示”;主要街道上响起清脆的锣声:“昨晚驻军武装起义,全体百姓勿惊,各安生理,市场开市,商店开门……”指挥部派出的镇压组,又分头逮捕了一批官僚豪绅;宣传队三五人为一组,手执镰刀斧头鲜艳红旗,遍街张贴“打倒军阀割据的非法统治!”“建立人民民主的苏维埃政权!”“打倒土豪劣绅!”“中国共产党万岁!”等革命标语;随着商店陆续开门,居民相继上街,各主要街口安放了桌凳,队员(主要是青年学生)登台宣传革命道理,宣传共产党和红军的有关政策,以及举行起义的目的意义。当时留下的一张传单上写着:“战鼓咚咚夜正深,自由之路照红灯,咱们兄弟齐前进,革命沙场好练兵。” 城还是这座城,街依然是这些街,但这一天却有了长留青史的重大意义,新生的红色政权在这座千年古城诞生。

26日下午,总指挥部召开了工农兵代表大会,选举产生了县苏维埃政府,曹荻秋暂代主席。苏维埃政府设在旧县政府内,立即发布了一切权力归人民的政策法令,派人砸开监狱,放出了无辜群众,并将旧政府的粮税廒册、文书契约等付之一炬,街上贴出了加盖大印的《广汉县苏维埃政府的布告》。26日下午4时,在公园大操场上隆重召开了起义军官兵大会,宣布中国工农红军二十六军第一路司令部正式成立。

钟楼记录着历史

不到20个钟头,起义队伍行动迅猛,军纪严明,占领一座县城,建立了一个红色政权和一支红军,堪称一个宏伟的壮举。由于广汉离成都太近,属反动派势力强大的区域,按事先的部署,傍晚,起义的红军主动撤离广汉,准备到绵竹一带的山区开展游击战争。进攻绵竹县城失利了,起义失败后,国民党反动派进行了血腥的镇压,不少烈士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选择广汉起义,是省委经过认真研究并上报中央后确定的,跟广汉当时很好的革命氛围分不开。早在五四运动时期,革命精神就在钟声的浸润下萌芽。当年的学校由一段古老的城墙环护,园林式环境中花木扶疏,果树成行,校舍间走廊连接,香樟木课桌扑鼻生香,虽在城市却颇富乡野之趣。清亮的钟声浸润出琅琅书声,也浸润出革命激情。

具有历史意义的铜钟照片

在五四运动高潮中,1919年5月25日,成都绅学商各界大会议决,争还青岛,取消中日密约,电请欧洲和平会议中国代表拒绝签字各条。同日,成都学界外交后援会召开会议,决定抵制日货。7月17日,成都学界外交后援会更名为四川学生联合会,同时加入全国学联总会。成都附近的温江、金堂、双流、崇庆、灌县、广汉等县的学校相继组织了学生联合会、救国会和爱国十人团等组织,积极参加这一运动。1925年12月,广汉县学联及川内多个县学联和成都大专院校一起进入了四川省省学联会领导层。

1927年夏至1928年春,中共四川省委和共青团省委,先后派干部到广汉县从事党的活动,首先在广汉驻军和广汉中学发展党、团员,并相继建立了党、团的地下组织。1928年2月,成立了中共汉州(广汉)特别支部(简称特支,由省委直接领导)。1929年3月,广汉的党员人数达到50多人,按当时省委规定,党员40人以上可成立县委,经省委批准将中共汉州(广汉)特支改建为县委,仍由省委直接领导。

在当时全国白色恐怖的局势下,中国共产党人坚定地在反动派眼皮底下举起了武装起义的旗帜,在血泊和煎熬中探索革命的前途,播下了革命的火种。轰轰烈烈的武装起义,给钟声注入了万丈豪情,注入了革命英雄主义和爱国主义情怀,成为这方土地上宝贵的精神财富。

悠扬的钟声似革命摇篮曲,赖明果、陈震、张剑横,几任县委领导都是广中的老师。1930年9月,四川省委和川西特委通知成立中共广汉行动委员会,行委主席曹荻秋,公开身份也是广汉中学训育主任。在党的领导下,广中的进步同学先后办刊物,成立了广汉、金堂、什邡三县联合会,一千多人上街进行大游行,并广泛开展文艺宣传和体育活动,宣传革命思想。到1930年下半年,广汉驻军中的党员已发展到200来人,成为全川当时革命形势最好的地区之一,为轰轰烈烈的广汉起义打下坚实的基础。

铜钟法天象地,金声玉振,别开生面融入了中国共产党人大气磅礴的革命精神。悠扬的钟声携带着“广汉二五起义” 的红色记忆,激励后人不断奋发图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特别感谢:74岁的陈立基先生。曾参加编写《中国共产党广汉历史大事记1920—2010》(中共党史出版社),《中国共产党广汉历史》。亲自将本文缩略为新闻稿件。(历史照片来自网络

版权所有:中共广汉市委宣传部 ICP备案序号:蜀ICP备050299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