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市级媒体
广汉机场:诞生于抗战烽烟今朝见证逐梦蓝天
来源:德阳日报  点击率:79

http://rb.dywang.cn/dywb/html/2019-09/11/content_7938.htm

  晨曦中的广汉机场。李忠粮摄

  B-29从广汉机场起飞,轰炸日本在鞍山的军事目标。

  二战中最杰出的重型轰炸机B-29。

  1944年,四川人民肩挑背扛建机场。

  广汉机场修建场景,民工拉动大石碾压跑道。

  2019四川国际航空航天展将于9月29日至10月3日在广汉举行。作为此次航展的“主阵地”,广汉机场历经沧桑,为抗战做出了突出贡献,也见证了中国民航事业的发展。随着航展的举办,广汉机场以及所在的这座城市,将再次吸引全世界的目光。

  “飞机场,修得宽,上齐濛子堰,下齐火盆山,出了不少的‘泥巴官’…….”在广汉当地,曾流传这样一首童谣,描述广汉机场修建时的情景。而广汉机场其实可以被誉为“英雄机场”,它最初的诞生源于抗战的需要,在抗日战争期间修建而成,并服务于抗战,为抗日战争的胜利起了重要作用。

  半年时间不到日夜赶建而成的广汉机场,洒下了近10万人的汗水,更凝聚着他们的爱国热情。在广汉机场所在地——广汉市三水镇,有不少当年参与了广汉机场建设的群众,九旬老人万昌全和刘光照,便是机场建设的见证者。那段劳动强度极大而使命感又极强的机场建设时光,老人如今回忆起来,最大的感触就是“值得”。

  修建机场

  近10万人寒冬里日夜赶工

  1943年,根据中美联合对日作战部署,盟军拟在广汉筹建飞机场,机场地址选在三水镇刘家燕窝一带与和兴乡一部分,东西长3公里,南北宽1.5公里,占地6750亩。场址确定后,机场建设工作迅速启动。场址内的1000余户居民在7天内基本全部搬迁,仅7户未能及时搬离。1944年1月18日,广汉机场土建工程正式开工,广汉1.3万余人投入机场修建,连同当时德阳、什邡、新都、金堂、罗江、中江等地民工总计近10万人。

  今年96岁高龄的万昌全,是广汉三水镇场镇社区居民,他是当年广汉机场修建的见证者,“机场选址的地方原来是冬水田,开工的时候正是寒冬腊月,冷得很。”老人还记得开工后,首先要把田里的稀泥挖走,“那时候没有挖挖机这些机械,全凭用锄头挖、用担子挑,一天要来回走二三十趟往外挑泥巴,真的是又累又苦。”老人说,冬天里光脚站在稀泥田里,那种刺骨的寒冷最让人受不了。

  三水镇光明村89岁的刘光照是一名抗战老兵,作为铁道兵,他参加过朝鲜战争,修路造桥不少,还多次立功,在他心中,广汉机场的修建仍是他一生中最闪亮的记忆片段之一,“经过前期准备工作,大约从第三周开始,民工被分去干不同的工作。青壮年被派到县内的鸭子河、濛子堰等地选鹅卵石,然后装入筐里,全靠肩挑和人推鸡公车运走,老人、妇女则在工地上负责筛沙子、选石和碎石。”

  “那时候吃住条件都很艰苦,但是大家的干劲都很足。”两位老人都这样表示。有文献资料记载,当时民工吃的是碛子米,难以下咽;住的是工棚,四面透风;每天劳动长达10多个小时,非常疲惫。但民工们出于抗日大义,仍然忍受着各种艰辛,拼命苦干,在1944年夏天完成机场修建任务。

  守护机场

  民众在河岸亮起油灯

  在广汉机场未完全竣工时,仅开工建设3个月后,就进行了试飞。在1944年4月24日,阿若德将军命令58轰炸联队的444轰炸大队,从印度飞往中国,进驻广汉机场。

  第一架到达广汉机场的B-29重型轰炸机,在当地引起了轰动,周边群众都跑来观看,“那天我们都来看飞机了,一架有5个脑壳的飞机降落下来,接着一群5个脑壳的飞机都降下来了,这些飞机都非常大。”万昌全说,当时大家都不懂降落的飞机到底是啥机型,其实当时首批降落广汉机场的是B-29四引擎轰炸机,加上机头,当地人误认为有5个机头。

  1944年6月15日,盟军75架B-29从新津、广汉等4个机场起飞,对日本八幡钢铁工业中心进行了首次轰炸,大获成功。从广汉机场起飞的美军B-29重型轰炸机给日本本土的军工企业以摧毁性的打击,但这也很快给广汉机场招来了“杀身之祸”,包括广汉机场在内的四川各盟军轰炸机机场成为日本的“眼中钉”。

  1944年9月26日夜,43架日机分批从运城、汉口、荆门等机场飞往四川。但由于进入四川境内后,受到中美战机的英勇阻击,最终抵达广汉、新津和彭山的日机仅9架,其中3架窜入广汉。因事先得到情报,日军飞机将要轰炸广汉机场,三水当地群众便协助美方在机场附近鸭子河濛子堰地段两岸点亮灯火,“当时日军飞机到达时已经是晚上了,根据事先计划,机场周边老百姓家里的灯火全部熄灭。我们在濛子堰两岸点亮清油灯,让日军误认为灯光中间的区域就是机场跑道。”万昌全说,日军炸弹基本都投入到了河中,而仅有一枚燃烧弹投到了机场跑道上,但并未对机场带来影响,“可以说机场完好无损。”说到这里,老人得意地笑了笑。

  1945年1月15日,58轰炸联队最后一次从新津、广汉等机场起飞,执行了对日本在台湾的军事目标进行轰炸的任务后,于2月离开中国。至此,作为B-29的前方基地,广汉、新津等机场也完成了早前被赋予的使命。

  蓝天逐梦

  大批飞行人才从这里“起飞”

  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束和解放战争的胜利,广汉机场的角色也在悄然转变。

  1951年,这里培训出了新中国第一批战斗机女飞行员,在次年的国际劳动妇女节上编队经过天安门城楼接受中央领导的检阅;1956年5月,空军飞行员潘国定从这里起飞,飞越海拔7300米的“世界屋脊”唐古拉山抵达拉萨当雄机场,标志着“空中禁区”的作古和北京至拉萨航线的试航成功,在新中国的民航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1956年,经周恩来总理批准,人民空军把新津、广汉、彭山、凤凰山和遂宁机场,移交给中国民用航空飞行学院,专门用于培养民航飞行员。上世纪60年代初期,因建设发展需要,中国民用航空飞行学院总部迁至广汉。经过混凝土加厚、跑道延长以及一系列现代化改造后,如今的广汉机场已成为能够起降波音737大型客机的4C级机场,也是中国民航飞行学院广汉分院的训练机场,还是成都双流航空港的备用机场。

  广汉机场,历经沧桑与变迁,为抗战的胜利和新中国民航事业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随着航展在广汉的举办,广汉机场以及所在的这座城市,将再次吸引全世界的目光。

  本报记者陈兰

  本版图片除署名外均为资料图片

版权所有:中共广汉市委宣传部 ICP备案序号:蜀ICP备05029942号